欢迎来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

大通道让重庆联通世界


话说,要想富、先修路。对外开放也是如此,有了物流大通道的支撑,才能实现与世界的联通。

但重庆不靠海、不沿边,大山大水一度是阻碍对外开放的重要因素。自然条件的先天不足,挡不住重庆人对外开放的步伐。重庆从自身实际情况出发,开辟出了多条铁路、公路物流大通道,同时不断优化长江黄金水道、航空等物流线路,形成了“铁公水空”完善的多式联运体系。

通道还在延伸,重庆沿着对外开放之路不断前行。


陆路打通“东南西北”四向大通道


10月15日上午10时许,一声汽笛打破了沙坪坝区团结村中心站的宁静。一趟中欧班列(渝新欧)驶出中心站,向德国杜伊斯堡开去。


111.jpg


“这样的场景,每天在团结村中心站都会上演。”这样的场景,江彤早已司空见惯。

江彤是第一班中欧班列(渝新欧)的司机,多年来,他开行过的班列早已数不清楚。“中欧班列(渝新欧)开行频率逐年加快,现在每天都有班列发车,有时候还还不止一班。”

江彤的印象,也是重庆陆路大通道发展的一个缩影。

重庆不靠海、不沿边,仅靠长江黄金水道和航空通道,显然不足以支撑内陆开放高地建设。为此,重庆开拓创新,以铁路和公路为载体,成功开辟出“东南西北”四向的铁路物流大通道。

向西

借助惠普等笔记本电脑厂商在渝落户为契机,重庆从2011年起就开辟了国际铁路大通道。截至今年8月底,中欧班列(渝新欧)累计开行超过4100班,境外集结分拨点覆盖11个国家30多个城市,成为亚欧之间重要的国际物流陆路运输骨干。

重庆开辟的这条西向铁路大通道,也为后续一系列中欧班列的出现打下基础。国务院曾召开专题会议指出,以中欧班列(渝新欧)为代表的中欧铁路集装箱班列打通了我国西向通道,带动了沿线地区经济发展和经贸交流,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基础和支撑。

向南

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框架下,重庆于2017年主导发起了陆海新通道建设。

截至今年9月底,该通道形成铁海联运班列、跨境公路班车、国际铁路联运班列三种方式。其中,铁海联运班列实现“天天班”稳定双向对开、累计开行突破1300班,目的地已覆盖全球六大洲84个国家和地区的200个港口;跨境公路班车从开运至今年9月底,共发车1652次,预计到今年底,总货值约13亿元。

今年8月,国家发改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标志着西部陆海新通道上升为国家战略。今年10月,西部所有省区市、海南、广东省湛江市在重庆签署《合作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标志该通道的“朋友圈”进一步扩大。

向东

依托沿江铁路干线,重庆开通了渝甬班列。今年1-8月,重庆开行渝甬班列70班次。

相比传统的江海联运,这一班列具有两大优势:一是时效快。传统江运模式重庆至上海需要10-15天时间,在长江修闸和清淤期间拥堵期达20-30多天,而渝甬班列仅57小时可达宁波舟山港;二是班列港口端铁路直通码头,集装箱下货地点距离出海口只有约200米,港区火车、吊装、集卡等作业环节均由海铁一体化管理。

向北

“渝满俄”班列自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出发,北上经满洲里口岸出境,横越西伯利亚,到达莫斯科。随着中俄双方交往的频繁,“渝满俄”也增开了班列频率,目前该班列已实现常态化运营。


航空架起通往五大洲的“空中走廊”


10月9日凌晨4点,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货运机坪一片忙碌景象。装卸工人正在为出港货物装机。


222.jpg

“现在货物多,全货机航班一天多的时候达到了五六个。”在重庆机场干了9年装卸工的金祯鑫说,全货机航班都在深夜和凌晨,他们要通宵保障。

1小时后,满载103吨货物的波音777-200F全货机飞离重庆机场,途经印度新德里,最终抵达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这条航线是6月份开通的。”重庆机场集团市场营销部负责人表示,这条航线不仅填补了重庆没有非洲货运航班的空白,还完善了重庆货运网络布局,形成连通五大洲的“空中走廊”。

一条因手机需求而催生的航线

“重庆到亚的斯亚贝巴的航线可以说是一条因为手机需求而催生的航线。”该负责人透露。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可能国内很少人听说过传音手机,但它是名副其实的非洲‘机王’,拥有近40%的市场占有率。”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位于渝北区空港工业园的重庆传音科技有限公司是传音手机的重要生产基地,去年,传音公司主动找上门,希望重庆能开一条到非洲的货运航线。正好机场方面此前也有打算,自2011年埃塞俄比亚在渝设领事机构以来,两地的经贸往来日益频繁。双方一拍即合,不到一年时间就开通了这条航线。

上个月,重庆又开通了至德国哈恩货机定期航线,这为每周重庆到欧洲的货运增加了300吨的运力。“接下来,重庆还计划开通到印度孟买、孟加拉国达卡的货运航线,让更多的‘重庆造’飞向全世界。”该负责人说。

生鲜产品1小时提货

波音777-200F全货机飞离重庆,装卸工人们暂时松了一口气。但这种空闲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很快,来自泰国的皮皮虾、梭子蟹等运抵重庆机场。1小时后,这批活蹦乱跳的海鲜将进入我市各大超市和水产市场。

重庆扉洛斯特贸易有限公司的王慧说:“今年以来,我们公司进口的生鲜存活率在8~9成之间,可以说,市民桌上的海鲜甚至比沿海一些市场上的还新鲜。”

这源于2018年12月重庆机场推出的生鲜货物一小时提货绿色通道。

“发展航空货运,既要开拓国际航线,也要提升口岸的通关效率。”重庆机场集团市场营销部负责人表示,通过整合国际货运现场岗位工作流程、优化货物拖移交接流程,重庆机场国际货站普通货物(腹舱运输)提货时间已压缩至60分钟,较2018年初缩短71.4%;普通货物(全货机运输)提货时间已压缩至135分钟,较2018年初缩短61.4%。

去年我市国际货邮吞吐量居西部第一

10点30分过后,停机坪上停靠的飞机越来越多,金祯鑫和同事们感觉有点忙不过来。

“近年来,重庆进出港货物总量在增加,结构也在改变。”金祯鑫一边翻看货物记录牌,一边告诉记者,“你看,运送的货物不仅有海鲜、手机,还有笔电和其他3C产品。”

重庆机场集团市场营销部负责人告诉记者,2010年前,重庆机场国际货运量一年不足1万吨,而且主要是布料、皮鞋等低附加值产品。如今,笔电是最主要的出港货物,占了国际货运量的70%左右。手机是今年才有的货,目前虽占比不大,但发展势头十分迅猛,有望成为航空货运的“主力军”。

“重庆出港货物正在由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该负责人称,去年,重庆国际(地区)货邮吞吐量14.7万吨,位居西部第1位。目前,重庆机场国际货运航线共有14条,联通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莫斯科、芝加哥、悉尼、曼谷等国际航空货运枢纽。

客运航线稳步增长

除了货运航线,客运航线也在稳步增长。截至9月,重庆机场的国际航线已从年初的84条增加到88条,直飞航线79条,通航城市67个,通航国家29个,其中“一带一路”沿线航线58条。

随着航线增多,货运增加,金祯鑫所在的装卸部员工已由几十人增加到近500人。“从这个势头来看,我们的队伍还将壮大。”金祯鑫笑称。


水运智慧港口让多式联运更加“聪明”


10月10日,处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上的重要航运枢纽果园港异常忙碌。

在集装箱码头的远程操控室内,王俊杰和陈建宏正对4台集装箱堆场场桥进行远程操作。

“过去每天要在20米高的场桥上爬上爬下,现在坐在办公室里就能远程操控。”王俊杰说,智能远程控制系统就像为巨型手臂装上了大脑,只需要按按键,就能将几十米外的场桥精准对位。“原来一个人只能负责一台场桥,现在可以实现一人同时远程控制两台场桥。过去跟师傅学一年才能出师,现在三个月就能独立操作这套智能系统。”

离集装箱码头不远的果园港火车专线作业现场,一辆辆火车不断驶向远方。


333.jpg

“原来发运一列矿石车,8个人需要7-8个小时平仓,现在又装又平,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果园港铁路运行部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

最近,果园港件散货铁路场系统上线运行。

该系统改变了传统的以人工管理为主的模式,实现铁路场站生产作业全过程实时信息化管理。

果园件散货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该系统上线为果园港实现智能决策、自主装卸的智慧港口建设打下坚实基础。

远程控制、装车机、翻车机、皮带传输机、场站系统等智能设备和软件的投入使用,使得果园港多式联运效率得到明显提升,也不断增强着果园港“智慧港口”的底气。

除此之外,果园港先后开通至成都、西昌、攀枝花、德阳、贵阳等多趟铁水联运集装箱班列,铁水联运网络已覆盖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甘肃及新疆。水水联运也新增重庆—宜宾—泸州的集装箱线路。通过这些举措,果园港将世界拉到了重庆“家门口”,逐渐成为“世界的中转站”。


444.jpg


果园港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果园港通过长江黄金水道连接太平洋,开辟了190多条国际线路,可通达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与此同时,果园港积极发展多式联运,向西可通过进港铁路专用线直联中欧班列(渝新欧),连接我国西北、中亚及欧洲地区;向东通过长江实现江海联运;向南、向北可通过高速公路和铁路实现对我国内陆地区货物的集疏,已逐渐成为中国西部通江达海的枢纽港。

就在最近,凭借果园港的辐射影响力,重庆获批国家级物流枢纽。在一起获批的23个国家级物流枢纽中,重庆是西部地区唯一获批的港口型国家级物流枢纽。

“果园港将以此为契机,加大对周边区域货源的吸引力,充分释放长江黄金水道的航道资源。同时,还将进一步加强与国际国内物流枢纽间的业务对接、标准协调和信息互联,加快构建联通内外、交织成网、高效便捷的‘通道+枢纽+网络’物流运作体系。”该负责人说。(重庆日报)